山葵

公司新闻

山葵的植物学史

最早,中国两千七百前的《诗经》里对山葵已经有了记载。《诗经·豳风·七月》“六月食郁及薁,七月亨葵及菽。八月剥枣,十月获稻。为此春酒,以介眉寿。”《集传》“葵,菜名。菽,豆也。”
儒家十三经之《仪礼》中的《公食大夫礼》:“炙南醢,以西豕胾、芥酱、鱼脍。”郑玄注:“芥酱,芥实酱也”。另外《礼记·内则》也有:“脍,春用葱,秋用芥。豚,春用韭,秋用蓼。芥,芥酱也。”的记载。明代的罗颀所著《物原》中《食原》篇第七部分记载着“殷,果作醋,周公作酱(芥辣)”。
 
山葵
 
《礼记》自秦代本以亡佚,为汉代残篇编辑整合而成,准确度难以考证。郑玄(公元127-200)是三国时期的人,从注解上看三国时期已有芥末酱无疑。
《黄帝内经》是中华传统医药的圣经,是几千年医药养生修炼的源头活水,把山葵列为五菜之首“毒药攻邪,五谷为养,五果为助,五畜为益,五菜为充。气味合而服之,以补精益气。此五者,有辛、酸、甘、苦、咸,各有所利,或散、或收、或缓、或急、或坚或软,四时五脏,病随五味所宜也。……(五菜)谓葵、藿、葱、韭、薤,充实于脏腑者也。按五常政大论曰。大毒治病。”
湖南长沙汉墓马王堆出土中,发现有山葵种子。
北魏时期的中国杰出农学家贾思勰所著的一部综合性农书,也是世界农学史上最早的专著之一,中国现存最完整的农书《齐民要术》,系统地总结了6世纪以前黄河中下游地区农牧业生产经验、食品的加工与贮藏、野生植物的利用等,对中国古代农学的发展产生有重大影响。书中详细地介绍了蔬菜种植、果树和林木扦插、压条和嫁接等育苗方法以及幼树抚育方面的技术。山葵是《齐民要术》总结论述的17种蔬菜之首。
宋代著名学者苏颂著《图经》“葵处处有之。苗叶作菜茹,更甘美。冬葵子古方入药最多。葵有蜀葵、锦葵、黄葵、终葵、菟葵,皆有功用”山葵民间的种植食用可见一斑。
南宋浙江女厨师吴氏(公元1127-1279)的《中馈录》有一道菜谱“芥辣”----二年陈芥子,碾细,水调,纳实碗内,韧纸封固。沸汤三、五次泡出黄水,覆冷地上。倾后有气,入淡醋解开,布滤去渣。
元代农学家王祯所著《农书》,是一部综合性农书,在中国古代农学遗产中这种内容丰富、特色鲜明的农学巨著,在元朝以前没有哪一部农书可以和它相比。书中写到:“葵为百菜之主,备四时之馔,可防荒俭,可以菹腊,其根可疗疾”。
 
山葵
 
明代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:“古者葵为五菜之主,古人种为常食。”但后来李时珍将葵从菜目移至草目,《本草纲目·草五·葵》写到“古葵今人呼为滑菜,言其性也。古者葵为百菜之主,今不复食之,故移入此。”而清代植物学家吴其浚在《植物名实图考》中说“冬葵本经上品,为百菜之主,江西、湖南皆种之,湖南亦呼为葵菜,亦曰冬寒菜。江西呼蕲菜。葵、蕲一声之转,志书中亦多载之。李时珍谓今人不复食,殊误。湘南节署东偏为又一村,有菜圃焉。余课丁种葵两三区,终岁取足。”吴其浚对李时珍“误判”进行了纠正。
在中药铺里,老中医们拿芥菜子作胃寒吐食、心腹疼痛的药。清代云贵总督吴振棫(公元1790-1870)《国朝杭郡诗续辑》46卷:“吾腹病烦闷,每饭不撤芥屑子……”。
中国自远古以来,都把山葵列为百菜之主,味辛香、甘滑、爽口,尤为道家所重,谓十日一食葵菜,用来调和五脏。长江、黄河流域广有种植食用。约唐宋以后,随着其他新蔬菜品种的不断引进种植,气候自然条件的局限和改变,人口的增多,森林的减少,山葵的种植越来越少。到了明代,葵菜已经离开了餐桌,这也可能是李时珍将山葵从菜目移入草目的原因。
山葵,近百年来只有高山幽谷偶见其野生之貌。
分享到: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20-04-10 10:17:35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